相关阅读

2019-09-27 23:09栏目:公司产品

  “想办法!想办法!你能想什么办法?!我告诉你,这事就这么定了!你人都是我生出来的,你的事我说了算!你的志愿你姐已经帮你填好递交了,直接选了放弃,你就别想了!明天就给我和王婷去江城打工去!”

  就凭这一句“我是你妈”,这么多年来,顾安雅对母亲的偏心和姐姐的刁难从来没有过一句怨言。

  就算小时候她只能穿姐姐不要的旧衣裳,四五岁人都没有灶台高就要学着做饭、洗碗,给比自己年长里两年的姐姐洗衣服她都忍了!

  顾安雅心里一阵悲凉,抬头看了眼时间,现在是下午五点,离系统关闭还有三小时,她必须去外头找网吧把志愿改过来

  顾安宁一看情况不对,唯恐对方真自己跑去改志愿,她知道在系统关闭之前对方还是有机会翻盘的!

  母女两人对视一眼,飞快地追了出去,顾安雅拼命跑着,憋在眼眶里的眼泪再也忍不住,她的眼前是人来人往,灯红酒绿,可这一切,却和她毫无关系。

  顾安雅急切的往前走着,眼瞅着最近的网吧就在前面,不由得加快了步伐

  却浑然不觉身后突然出现了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

  网吧在街道的拐角处,顾安雅心中一喜,正要往前,突然看到一个人影猛地从旁边窜出,重重地推了她一把!

  无奈这暗巷本就没有多少人经过,偶尔路过几个人,也大多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头,看一眼就走开了。

  急得满头大汗,眼看着对方身手敏捷跨过一个低矮的墙头,心中一急,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!

  想要起身,却只觉得脚踝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痛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小偷跳过墙头,攥着她的手机和钱包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

  为了一千块的小费,差点就被人强了,最终这一千块还被人抢走了。

  被人下药,莫名其妙的和一个陌生男人滚了床单,丢了清白,事后还不知道对方是谁。

  她之前早就填好了一所川成一所重点高校,只因为那里学费便宜也离家够远,只要她攒够了学费便能离开家,开始新的生活。

  可如今所有的所有,都随着那个装着准考证和钱的钱包消失得干干净净。

  难道她真的要像妈妈说的那样,放弃上大学的机会,直接去打工赚钱?

  “那个能不能让我打个电话?我的钱包和手机刚刚被人抢了我想联系一下我的朋友。”

  顾安雅咬着唇,身上朴素的连衣裙也在刚刚的追逐中撕破了一个角,看着着实有几分狼狈。

  幸亏,便利店的老板娘是个热心人,见她这样,还关心的问了一句,“没事,你用吧,不收你钱。要不要帮你报警?这片儿确实挺乱的,到了晚上总是有那些小混混出没,你一个女孩子家家怎么就一个人跑出来了?”

  ①本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投稿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
  ②如相关内容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,读者热线 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ewo手机网发布于公司产品,转载请注明出处:相关阅读